欢迎光临
生活疑难杂症

植入式隐形眼镜‧没改角膜度眼製晶体

植入式隐形眼镜‧没改角膜度眼製晶体(吉隆坡)激光矫视手术(Laser Refractive Surgery )虽然可以让四眼一族不需再戴眼镜,但是屈光太严重或角膜太薄者无法从中受益,而且度数越高,手术效果就会越逊色。眼科专科顾问披露,医学界已研发出一种植入式隐形眼镜,可以根据病患的屈光度数而度“ 眼”订做晶体,再透过角膜的微小切口植入眼内,全程没有改变角膜结构。不过,病患有白内障或其他眼疾、近视度数不稳定等,不适合植入隐形眼镜。这项手术适用于高度散光及近视度数介于300至2000的人,但是费用不菲,植入一对晶体需花1万5000至1万8000令吉。眼科专科顾问杨丕亮指出,植入式隐形眼镜又称晶体眼人工晶体植入术(Phakic Intraocular Len,简称Phakic IOL),可分为前房(anterior chamber)及后房(posterior chamber )两种植入法。前房是指角膜到瞳孔的距离,后房则是虹膜至水晶体的範围。他说,前房植入法为早期研发的技术,由于这种手术是以晶体夹住虹膜肌肉,夹得太紧会拉伤肌肉;夹得太鬆,晶体就会移位,因此植入的力度及方向都要非常精準。植入方向力度须精準“人工晶体是夹在虹膜前方,如果趋前近看,会看到眼睛内有一片晶体,不自然。”他也说,研究已证明,前房植入的晶体比较靠近角膜内表皮层(endothelium),长年累月摩擦后,有损坏角膜内层细胞的风险。“角膜共有5层,角膜内表皮层是最内的一层,犹如一个水泵, 能将角膜内的水导入眼内,如果数目太少,就会导致角膜积水,形成一片模糊。届时,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角膜移植来挽回视觉。”内皮细胞密度会减少他指出,角膜内表皮层是整个角膜内最重要的一层,一般成年人的内皮细胞密度为每平方毫米4000个,但是这层细胞会随着年龄的老化而减少,如果数目低于每平方毫米1500个,就要移植角膜了。“经过不断地研发,新式的后房体眼后房型人工晶体植入(ICL)能改善这个缺点,因为人工晶体是植在虹膜后方,水晶体的前方,可避免和角膜内表皮层直接磨擦。此外,后房植入技术不是使用夹虹膜的方式,病患不会感到不适,也减少因夹不紧而移位的风险。”LASIK一族未存记录或影响角膜计算成果眼科专科医生杨丕亮披露,激光矫视手术中的準分子激光角膜原位磨镶术(LASIK)大约有10年历史,至今市面上已出现一批曾动过LASIK的白内障病患。由于他们的角膜结构已改变, 因此有可能会影响白内障手术的成绩。“如果病患当初的主治医生有保存角膜打磨前的记录,他就不用担心;倘若这项记录不见了,就会影响医生对角膜结构的计算成果。”他说,植入式隐形眼镜能解决这个问题,植入者若日后出现白内障,医生只需将那片人工晶体摘走,就可以照常计算整个程序。“当然,现在医学发达,医药人员总有一天会找到供LASIK一族使用的角膜计算程式,所以曾做过LASIK 或準备接受这项手术的公众,无需过份担忧。”他也说,比起ICL,LASIK的价钱虽然较便宜,但是病患必须遵守一定的条件,例如角膜组织及泪液充足、散光度数不能太高等。2晶体碰触恐引白内障杨丕亮医生指出,后房式的隐形眼镜植入技术不容忽视,如果操刀医生植入晶体时不慎碰到水晶体,就会引起白内障, 因此病患必须选择技巧熟练的眼科医生。他说,眼睛前房太狭窄,也会加剧人工晶体与水晶体“ 碰面”的机会,如果病患的前房小于3毫米,不适合接受这项手术。“如果病患有白内障或其他眼疾、近视度数不稳定,也不适合植入隐形眼镜。”他表示,病患若植入晶体后觉得不适或不舒服,医生可以在没有影响整个眼睛结构的情况下,随时将之取出来,但是激光矫视手术无法做到这一点。病患迴响捨LASIK不怕ICL贵来自八打灵再也的工程师Karen(30岁) 是一名重度近视者(近视1000,散光200),鼻樑上挂着厚重的眼镜。后来, 她改戴隐形眼镜。两年前,她的角膜受到镜片的病菌感染,导致她对隐形眼镜有了阴影,只能再度与眼镜为伴。她说,眼镜限制了她的生活方式,例如运动时常担心眼镜会掉下来。她一直寻找方法改善,而LASIK就是她首要找上的眼科方案。她明白,她的近视及散光太高,选择LASIK效果可能不太好。因为医生必须打磨较多的角膜组织,才能矫正屈光问题,但是角膜组织打磨得越多,视力的清晰度及色彩对比度也会随着下降。“我的哥哥及妹妹都做过LASIK,效果还不错,只是他们的近视度数比较浅,大约是数百度,所以没有这个(清晰度及色彩对比度)顾虑。”她不敢做LASIK,两三年前ICL刚好引进大马,她对这项没有改造角膜构造的矫视技术充满了兴趣,只是费用昂贵,令她却步。直到现在降价了,她才付诸行动。问她1万5000令吉贵不贵,Karen笑说:“如果能再便宜一点,那就更好了。”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08.07.21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