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生活疑难杂症

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

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《金宵大厦》李施嬅(左)与陈山聪回到1960年代,前世今生的故事添凄美。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陈山聪在《金宵大厦》担正男主角演看更,是表现实力的机会,编审罗佩清笑说:「咁靓仔嘅看更是剧中最奇幻之处!」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《金宵大厦》精彩的故事与认真製作,监製叶镇辉(左)与编审罗佩清带观众进入奇幻世界。(摄影:刘永锐)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「鸦乌」的结局令人心酸。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「Simone」中林子善(左)与张曦雯会以超现实手法表达现代人依靠电子科技生活。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 监製爆陈山聪担正曾被高层质疑 《金宵大厦》结局不是梦一场

无綫《金宵大厦》是近期掀起追剧潮的剧集,从网上讨论区到媒体报道,悬疑、诡异的拍摄手法吸引观众进入奇幻世界,每个单元故事带出不同的话题,题材贴地引起共鸣,真材实料的高质剧集还是会得到观众支持。《金宵大厦》的监製叶镇辉与编审罗佩清接受《明报》访问,由他们亲自将「金宵大厦」解构,提供追剧贴士。在禁剧透的大原则下,他们保证不会以梦一场为故事解说,有信心给观众一个意想不到的大结局。

《金宵大厦》没有大卡士、特效或大製作,却带来意外惊喜,观众更欣赏是用心的製作。问监製叶镇辉与编审罗佩清剧集成功之处?叶镇辉认为跟TVB十多年没有同类型惊吓剧集有关,数经典是上世纪70、80年代的《幻海奇情》,而《奇幻潮》已是14年前的製作。决定要製作惊吓剧集时,他跟编审商量单元故事嫌没有追看性,要有主线牵引观众。《金宵大厦》是爱情加奇幻故事,贴地如奇幻版七十二家房客,好故事加上一班好演员就是成功因素。《金宵大厦》原本是周末剧,罗佩清表示这时段有较大空间搞突破,合作的编剧很年轻,够胆去试,带实验性放手去做,故事奇幻带本土化,题材是日常生活有共鸣感,带出好效果。

编审听《今宵多珍重》获灵感

歌曲《今宵多珍重》配《金宵大厦》成洗脑歌。罗佩清透露因《今宵多珍重》启发她写《金宵大厦》的故事,「最初决定要写这类型的故事,以一个看更在巡楼时遇到好多古怪事为前提。想到要找歌曲配合,正如听到《等着你回来》的音乐会好有feel,我便找很多旧歌听。听到王若琳唱的国语版《今宵多珍重》,有迷离世界的感觉,给灵感我写《金宵大厦》的前世今生故事,一对男女在梦中相见」。

尖沙嘴香槟大厦为蓝本

筹备之初,幕后为「金宵大厦」做了很多资料蒐集。有留意到外景拍摄有部分在尖沙嘴的香槟大厦外取景。叶镇辉称他们是以香槟大厦为蓝本,拍摄前多次跟大厦业主立案法团、看更及附近店主问大厦的历史故事作参考。选看更做主角,因为看更遇的事情太多,又跟每户有接触。罗佩清笑言靓仔到陈山聪做看更,是剧中最奇幻之处!至于「金宵大厦」的自由行、小食店、一楼一凤等都是香槟大厦的情况,最特别是地牢有舞厅,这确实是昔日的历史,想当年香槟大厦是尖沙嘴的地标,经历繁华到衰落的历史,也反映香港的变化。

画面讲故事 不要「听」电视

《金宵大厦》获网民讚拍摄有电影感,有异于传统电视剧演员讲多过做,皆因过往观众习惯「听」电视模式。《金》剧要观众视线不能离开荧幕,因为会追不上剧情发展。叶镇辉跟导演说《金宵大厦》的剧本好难拍,似小说并非戏剧,他们要用画面讲故事,相比较下对白少而画面多。有异于传统似广播剧形式,导演们也达到要求,画面交代剧情,给观众更大想像空间。剧中一闪即逝的道具也见心思,为配合劏房空间很细,监製要求找寻洗手盆连马桶的装置。叶镇辉笑说:「观众好犀利,唔可以马虎製作㗎!」

李施嬅演技进步 女一不二之选

陈山聪、林子善、高海宁及黄祥兴等是叶镇辉喜用的演员,因合作多而互相信任增加,他说:「我相信演员的形象是多变,不应定位,有可塑性。今次选角方面,高层也有疑问是否适合,例如陈山聪首次担正男主角。其实他无论在《同盟》或《乘胜狙击》演出也有很好反应,一个用心演戏的演员,应否多给机会呢?公司最后也赞成。李施嬅好有心机演出,跟她首次合作是《学警出更》,看到她的演技不断进步。我跟编审是异口同声选她为女主角,她是不二之选。(黄子雄演小食店老闆佳爷也有惊喜)演员值钱之处就是什幺角色也可以演。」

陈山聪与李施嬅的组合受欢迎,网上有投诉嫌男女主角太少戏?罗佩清解释《金宵大厦》是多个独立故事组成,要是主角太多戏会影响单元故事的味道。她的处理方法是将男女主角的故事渐渗其中,以原本两小时一集单元故事,陈山聪与施嬅佔三分一左右。他们跟每个单元也有关连,并有蝴蝶效应影响。至中段观众对剧集的谜题会了解更多。

剧集开播时陈山聪讲香港楼价的金句成焦点,罗佩清笑说:「金句不是我的style!我无习惯度金句,写对白主要啱角色讲,表达主题,所以看到网上传《金宵大厦》的金句,我都几惊讶。编剧中有不少90后,『有公屋才是王道』这对白,是反映了这辈香港年轻人的生活态度。」

故事传递信息 编审爱「鸦乌」

透过《金宵大厦》故事,有恐怖、搞笑、文艺或悲情,叶镇辉与罗佩清希望传递信息。故事「娃」中有sex doll又有南亚之恋,反映出歧视与种族问题。「鸦乌」则是罗佩清最喜欢的故事,带出扭曲的社会现实,她说现实比妖怪更恐怖,自己也看到眼湿湿。叶镇辉则拣了林子善与张曦雯的「Simone」,剧中林子善是手机店老闆,故事以生活依靠电子科技,这年代遗失手提电话惨过唔见银包,好悲惨地靠电话维繫人与人之间的关係。

■更多娱乐猛料

RELATED
    Alex唔係人又唔係鬼

相关推荐